GMAT听力怎么练
 
 
GMAT听力怎么练微_信:ACTsatTOEFL,我们诚信经营多年,深谙各位考生的要求,积累了众多客户, 也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和人力资源,高端托福/雅思/SAT/GRE保分服务。
原文/@natepoekert via Medium
翻译,编辑/爱尔文

五年前我来到纽约时,身边带来的是一张单程票,两个粗布袋子,没有工作,甚至没有一件冬天的外套——飞机降落的时候,迎接我的是零下15度的气温和死寂的暴风雪。五年后,带着骄傲或无奈的心情,我可以宣布:纽约并没有杀死我,却困住了我——我被牢牢地困在这个天使与魔鬼并存的城市,动弹不得。

她困住了我的工作,也许我竭尽全力,能够在同行中保持中上的职业水准,但是这里最不缺少的,就是二十三四岁刚从哈佛或者沃顿商学院毕业,径直杀入职场,就能每年赚50万美元的人——他们时刻关注的词汇是“效率”;他们让公司们不再选择相信那些更老的、却不那么聪明的员工的决策;他们大概会在24岁左右拥有公司的股份而现在的我仍要紧盯自己的银行账户余额——看看我能不能付得起去加州参加朋友婚礼的机票。

她困住了我的爱情,纽约的无数人群,也包括我,长期处于自己会孤独过完余生的忧虑中。我来纽约之前的朋友在此时全都结婚生子而我在纽约的朋友只有20%结了婚,生子的更是少之又少。纽约之外的城市,人们结婚的原因是“你让我变得无比快乐。”而在纽约,这句话变成了“感谢上帝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结婚的人,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?”我曾亲眼见到一个同事和我一起工作到深夜,临走时对我说,“我得早点回去了,明天要结婚。”

就是如此疯狂的一个城市将我困住,更准确地说,是我“陷入”了纽约。男人健身、女人化妆,大家都试图让自己变得更有吸引力,沿着Broadway走1分钟,你甚至会觉得人人都像个模特——光鲜的外表是必须的,因为这是你的面具,没人会在第一眼就想到你的房间有多脏乱,或者你是不是住在布鲁克林的贫民街区。我陷入了无止境的全方位证明自己的需求中——这里有太多比我长得好看的人,有更多比我有着更好工作的人,我试图在社交网络上展示自己生活的精彩,但很多时候我让自己感到虚伪和愧疚——我尝试着打破这座城市的生存规律,却不断地陷落其中,外在的知觉和身份是这座城市的一切。

我被困在这里,但庆幸的是,我没有丢掉我的活力,相反,来纽约之前,我无法想象我能像现在一样工作,充满精力、充满创造力,每天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和最具创造力的人共事,人们成功时的快意会被分享,失败时的沮丧会被共勉。这里大概有你要的全部,这座城市从来不反对什么,一切似乎都是可以被接受和理解的。即使你三十四十,即使是在周一的晚上,你也可以和朋友聚会喝酒直到凌晨,第二天依然精力十足地去上班。她从来不管你的生活,不管你的价值观,不管你的性取向——只要你明天还继续生存在这座水泥森林,即使是在边缘。

经常有人问我是否爱纽约,我的回答是: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当我沿着第五大道向北走,逆着夕阳看到那座103层的帝国大厦时,爱或不爱似乎都并不重要,只是这个场景,已然成为了一次次支撑我和无数人在这座城市走下去的原因:
“I can't believe I live here. ”



http://steamcommunity.com/groups/kwdknjzqjj
http://steamcommunity.com/groups/27870383684